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E品中文->我是半妖->第八百五十章:那年桃花开

第八百五十章:那年桃花开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那时候的苏邪并不知晓这片桃林,偏偏归属于水月洞湖的李家。

  李家那年出了一个刁蛮小姐,知道了居然有人敢将泛着恶臭的脏尸污染自己的桃林,顿时气得七窍生烟,集合了下人,拿起小马鞭赶了过去。

  坑还没刨开,苏邪就被抽得奄奄一息,她侧躺在坑庞,看着桃花盛开,诚然一副盛世美景。

  可这一幕却嘲讽极了。

  半是天堂,半是地狱。

  可为什么……偏偏要她身处于地狱之中。

  她的世界,是血一样的颜色。

  年轻的李家小姐双手怀抱,手中还握着那根皮鞭,皮鞭之上血迹斑驳。

  那是苏邪的血。

  李家小姐说:“肮脏下贱之人,就该腐朽在肮脏的泥土之中,我这般干净的人,养的树!种的土!都极为干净的,不是你这样的脏东西能够污践的!”

  是啊,她穿着华美的衣服,梳着秀美的发髻,描着淡雅的眉妆,腰间挂着的杜衡香囊是那么的香气扑鼻,是那么的干净不容玷污。

  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她,经历了一场大雨淋漓,满身泥泞尸臭狼狈,从骨子里都透着脏污的气息。

  若非她此刻喘着气,旁人简直就要将她与一旁尸体归为一类了。

  那些身着华贵的少年少女们,目光嫌恶,不愿触碰她们。

  于是有人拾起了火把,试图将地上尸体一把火烧个干净。

  那时的苏邪双目登时红了,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整个人弹起像一只濒死而暴走的疯兽,撕咬着,狂抓着,像一个走投无路的疯子。

  尖锐无人帮她修剪的指甲在抓下他人血肉的时候同时也被翻卷开来,指肉泞烂。

  那群人被她这股子狠劲吓退。

  她颓废笑着,血水混着泪水顺着面颊蜿蜒而下,那时她十日以来,第一次哭。

  仿佛就此打开了什么开关,她终是像一个无助的孩子般嚎啕大哭。

  她也是第一次这么呼喊风璇乐,声嘶力竭,苦哑嗓子:“娘!娘!为什么爹爹他不来找我们,为什么爹爹不要你,为什么我最喜欢的衣服会成为你的裹尸布!”

  “我不喜欢你这样,你明明生得那么好看,这样躺着!烂着!一点也不好看!”

  “我真的没有力气……再挖坑了。”字字泣血,哭嚎出来的每一句话仿佛都裹着一股子血气甜腥。

  她丝毫不怀疑,自己哭着哭着随时有可能呕出一口鲜血来。

  在含糊不清的哭咽之中,她抓起一把泥土,咽下。

  心中最后一抹余烬火光也终究淡灭,苍白尚且沾者污泥的唇喃喃起伏:“吃饱了才有力气,因为我……还是得埋了你啊。”

  然后她伸出残破的十指,不顾本已血卷了的皮肉再次被尖锐的石子割伤,她继续机械地挖着坑。

  将风璇乐安放至坑中,苏邪没有急着埋土。

  她像一个迷路彷徨的孩子,茫然地、深深地看着母亲的脸很久。

  她吸了吸鼻子,也跟着跳下了坑中,亲昵地用下巴蹭了蹭母亲的肩膀,深深凝视她的侧脸:“娘,你抱抱我吧?求求你……”

  然后她抓着母亲的一只手臂,环在自己的身上,做出一个被人拥抱入怀的姿势。

  她笑了,笑得极其悲凉。

  苏邪在不含任何期待中带着不幸诞生,从一个暗无天日的十年间堕入到了一个更加漆黑绝望的世界里。

  转眼之间,她褪去稚嫩幼小的身体,不再是那个暗室之中衣不裹体,食不果腹的小女孩。

  也不再是那颗桃花树下一身脏污尸臭,几乎与母亲的尸体一同腐烂在土里的那块烂泥。

  她变得风光无限,杀权在握。

  她可轻易另天下男儿枭雄人物皆拜倒在她的裙下,兵不血刃,手不染血,便可让人心甘情愿的奉上自己的性命。

  当年在桃花树下有多绝望,立在川芜山巅之上俯瞰众生的苏邪野心就有多大。

  她要在这一片脏污地狱,创下自己的天下,她要用那老狗的命血祭她阿娘!

  她要那些曾经折辱过阿娘的人,面朝下匍匐在尘埃里,跪拜那颗桃花树下的孤冢!

  她会将她想要的力量,权柄,以及欲望,尽数捏在自己的手掌之中。

  她要向那些人证明,一个暗室之中瘦骨嶙峋的脏污幼兽,也可以露出尖牙利爪,再用最温文尔雅的姿态,将强大不可撼动的敌人一口吞下!

  可现在……

  她立在这漫山荒火之中,看着那个狐狸少年身影彻底被火光吞灭,再也寻不到一丝痕迹。

  就仿佛一把火……轻而易举地将一个人的存再从这个人间抹掉。

  她开始心生出一种深深的无力感,第一反应并非悲恸。

  不过是死了一个鼎炉,有什么可悲伤的。

  只是她的第一反应竟然是动摇与惊疑。

  奇怪,她一直以来,真正执着想要的东西……究竟是什么来着?

  她摊开手掌,低头凝视良久。

  为何她分明很努力很努力了,现在手掌之中还是空空如也,什么也握不住呢?

  ……

  ……

  越国皇宫,萧煌夜静。

  整座宫殿如它的主人一般,就像是一只沉眠而压抑的绝世凶兽,在夜晚之中阖着眼给人一种黑沉沉的森然威压感,远远望去颇有黑云压境之势。

  皇子吴璋神情踌蹴复杂地立于承君殿殿门之前,透过琉璃窗能够看到殿内明灯煌煌,亮的通彻。

  在皇宫之中,承君殿内的灯火一夜不息是常态,因为这座大殿的主人也是整个越国的主儿。

  纵然那位并未真正的举行继承大典,纵然那位弑父杀兄,凶名在外,无人会喜欢这位新的君主性格,但这些也无法改变他是大越之主的事实。

  因为对于每一代皇子而言,那至高无上的皇位落在那位眼中,无非就是一把金子打造而成较为贵重的椅子罢了。

  吴璋从这个弟弟眼中,看不到任何对皇位垂涎的欲望与贪婪,亦或者说,他从那双暗沉似海的血眸之中看不到任何东西。

  根据坊间传言,以及暗子回报的那个消息,吴璋只会觉得可笑至极。

  一个来自鬼狱三途河极邪极恶的存在,以人肉身精魄为食,究极

  邪道的一只恶鬼,怎会对大晋的那位司运大人动情,还与叶家世子行那争风吃醋的幼稚手段。

  若这些消息为真,他这‘弟弟’,恐怕也没那么难对付了。

  因为对于吴璋而言,能够撑起一国命脉的怪物,他无懈可击,毫无弱点。

  但凡他能够流露出一丝弱点,吴璋相信,那个弱点必定会成为他的致命伤!

  想到这里,皇子吴璋面上露出一个苦涩无奈的笑容,心道该来的总是会来。

  他推门而入。

  在这座灯火通明的大殿之中,打造得极为广阔奢华的大殿陈设却是极少。

  四扇山河祥云屏风,而吴婴则是坐于屏风前的案座之上,单手执着一杆银色长枪,轻轻擦拭锋利枪头。

  俊美的侧颜映着明黄的灯火,勾勒出来的完美轮廓近乎魔神,美丽而不祥,让人一眼看去,不禁会联想起三途河畔上生长的血色彼岸花。

  一张看了近乎十年仍会觉得心惊胆寒的脸,今日不知为何,似乎因为她这几日极为反常的穿了一身白衣而非黑衣看着竟是觉得难得温和亲近几分。

  尤其是当那双暗红的血色眸子视线落定在那杆长枪之上时,不经意间会流转出让人不可捉摸的流光溢彩,更是让吴璋有种另类惊悚的感觉。

  “皇兄今夜来找我,何事?”能够将兄弟之间的称呼唤得如陌路生人一般疏离冰冷,在这世上恐怕也只有吴婴一人了。

  吴璋定了定神,看着那张灯火下的侧颜,心道方才种种果然是错觉。

  过了片刻,他踌蹴说道:“根据南方探子来报,大晋发生内乱,天子下令封锁皇城,九大世家赵家策反北离,就连当朝皇后都随家族北迁,一场大战之后,散播瘟毒为祸皇城,更有国师占卜推演,定出结论,大晋气运不再绵长,国本衰竭,气引渡北流,已经初显亡国之象。”

  擦拭的动作微微一顿。

  吴婴放下手中的帕子,淡淡地掀起那双血色的眸子说道:“这些事……何须皇兄亲自来报?”

  既然吴璋能够查到的消息,多日以来一直关注南方那个人消息的她,自然是只晓得比他更为清楚彻底永安城发生的一切。

  如今就在他这张桌案之下,暗信无数,事无巨细。

  不过是一道淡淡的视线,就令吴璋背脊生出一层冷汗,有种被魔鬼凝视的可怕错觉。

  他咬了咬牙身体微微颤抖说道:“皇弟此言有理,只是皇兄想说的是,多年以来,我吴越结盟于大晋,每年供奉无数,不论是在军事方面还是两国交邦发展方面,素来是无所不依。

  远的不说,就说前年我吴越新培养出来的一批汗血战马,自己一匹不留,尽数上供,两国之间皆为九州内鼎盛大国,何以……”

  话还未说完,便被吴婴的声音冷冷打断:“皇兄这一言之词可真是委实可笑幼稚了些,这么多年,若无贡献,你觉得越国何以来的庇佑?战马?呵……”

  暗沉的眸子里闪出几抹讥讽的光:“恐怕也之后皇兄你这般厚的脸皮才能够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出这么一番话来吧?那一匹战马之中,究竟掺了多少幼马,多少民马,这点皇兄想必比任何人都要清楚吧?”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