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E品中文->上嫁->第五十八章

第五十八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酷暑中的六月天,即使是夜间也令人感到闷热,知了啼鸣的声音从院中的枝叶间传出,刺耳异常。

  一阵脚步声响起,从未知的远方渐行渐近,在寂静的夜色中刺耳异常。未几,沉重的宫门被人从外头猛地推开,“吱嘎”一声响,像极了垂死之人最后的呻|吟,激起了少许灰尘。

  雕花繁复的殿门隙开了一道缝,外头的月光清凉如水倾泻进来,直直地落在一张姣好却略显苍白的面容。

  长公主半眯了眼,略抬手挡了挡那道光,就着那零星的光亮看过去,由于背光,瞧不清面孔,只能依稀望见几道轮廓不甚分明的人影。伫立她身前,在凄寂的夜里透出几分莫名的可怖。

  来的是内宫监的内官,走在最前头的那人双手托明黄锦缎,朝边儿上的小太监递了个眼色。那小太监登时心领神会,也不消他多言,便将手里提着的宫灯扬了扬,拿火光照亮了殿中人的脸。

  大胤朝的镇国长公主正面无表情地坐在花梨椅上,曾经雍容华贵的一张玉颜风采尽失,她的双目有些木讷,空洞地望着前方,不知在想些什么。

  领头的内官朝她一哂,眼底浮起几丝轻蔑,装模作样地朝她揖了揖手,口里道:“奴才给长公主请安,殿下万福。”

  闻声,慕容璐的眸子微微一侧,朝着那内监瞥了一眼,唇角挑起一个冷笑。这个声儿她并不陌生,掌印太监陈高的爱徒,现如今在大胤宫中有头有脸的兰公公。她斜眼看着兰宗,声音里有显而易见的怒火,愤然道:“兰公公,你仗着有陈高给你撑腰,便敢对本宫这样无礼,怕是活腻了吧。”

  兰宗听了却丝毫不为所动,反倒是扬声笑了起来。看来这位长公主还不明白自己的处境,自己倒是很有必要同她说道说道。他笑容讥诮,徐徐朝慕容璐走近几步,说:“殿下这话可就错了。打入宫之日起,奴才就始终谨记着自己的身份,哪儿敢对殿下您无礼呢?”说着略顿了顿,又叹了口气,似乎有些感叹,道:“奴才只是有些可怜殿下罢了。”

  慕容璐仿佛听了天大的笑话,“真是荒谬,本宫堂堂一国公主,你一个狗奴才,有什么资格可怜本宫?”

  兰宗面上仍旧含笑,稚气未脱的面上却隐隐浮现几分寒色,漠然道:“不日前还是高高在上的镇国长公主,可再过不久--就得成一具冷冰冰的尸首,奴才自然可怜您。”

  此话一出,慕容璐的面色陡然一变。她面上划过一丝惶遽,却仍旧吸了口气强自镇定,双手死死握拳,切齿道:“你好大的胆子,竟敢诅咒本宫?”

  “诅咒?”兰宗冷笑,“殿下这话又错了。若没有君上的旨意,便是给奴才一千个胆子,奴才也万万不敢说这种话啊。”

  旨意……

  慕容璐一滞,本就苍白的面色在顷刻间变得更加难看,她双唇有些发颤,恐惧从心头升起,密密麻麻地爬遍四肢百骸。然而公主的自矜不允许她在几个奴才跟前失态,慕容璐竭力稳住发颤的喉头,“旨意?什么旨意?”

  兰宗也不耽搁,双手捧了锦缎徐徐展开,声线朗朗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长公主慕容璐通敌叛国,串谋周人行刺帝后,狼子野心,论罪当诛。”宣完复将锦缎一收,朝身旁的一个太监一招手,立时有人奉上大托案,上头分陈毒酒白绫同匕首。

  兰公公嘴角噙着一丝冷笑,双手一托缓慢道:“君上宅心仁厚,不忍将你的罪行诏之于天下,为全殿下体面,网开一面,赐您自尽。”右手往托案上一比,“殿下,这三样好东西,您自个儿选选吧。”

  论罪当诛……当诛……

  慕容璐浑身不可抑制地发抖,再抬眼时,眸中惊惧之色毕现。她惶恐道:“不可能,这绝不可能!慕容弋怎么敢杀我?我是先帝亲封的镇国长公主!他不能杀我!”

  “殿下恐怕没有听清奴才的话,”兰宗耐着性子道,“君上自然不会杀殿下。您死后,史书工笔,只会载着长公主在松风园中突发疾病,回宫后不治身亡。”

  “你胡说!”巨大的恐惧将人整个人淹没,慕容璐慌乱到极致,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掀翻了桌上的茶盏,青瓷碎了一地,发出清脆刺耳的声响。她双目赤红,神色几近癫狂,指着兰宗死命道:“我是他的亲姐姐!他怎么能杀我……当年他下令杀了长兄,难道还要杀我么!天地不容,人神共愤!”

  兰宗见她神智有些时常,连忙侧身微微一闪,左右立即上前将慕容璐死死摁住。她面上慌乱同惊恐交织成一片,疯狂地嘶喊:“不可能的……他没有证据……他没有证据怎么能杀我!我没有罪!什么通敌叛国刺杀帝后,我一概不知!”

  “死到临头还在嘴硬。”兰公公摇头叹息,蹲下身子朝她凑近几分,“人之将死,不如奴才积点阴德,告诉您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

  “殿下,驸马一直是君上的人,他在您身边这么多年。实话告诉您吧,您同大周来往的书信,一封不落,全在建章殿里。”说到这里,兰宗停了停,望着震惊不已的长公主,朝她附耳沉声道,“殿下,您有今日,可都是拜驸马所赐呢……”

  慕容璐双目红得像是能滴出血来--

  驸马……驸马居然是慕容弋的人……她一片痴心相待的人,到头来,竟然会害得自己万劫不复!

  “姚乾之、姚乾之……”她重重合上眼,两行泪珠子顺着面颊滚落下来,沾染了灰尘,愈发显得狼狈不堪。

  兰宗含笑观望她,微微俯低了身子,悠然道:“殿下,杀人偿命,您早该料到有这一天才是。”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