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E品中文->上嫁->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四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他信誓旦旦,她却吃不准这话有几分真几分假。既然不敢入睡,就只好强打着精神睁眼到天明,不过他确实是个言而有信的君子,整个晚上没有再碰过她一根指头。

  五更时分天边开始露白,她松懈下来,眼皮子沉沉的,将将合上眸子,旁边的皇帝便徐徐坐起了身。恭候殿外的陈高估摸着时辰,侧目朝身后的内官宫女使了个眼色,一众人因鱼贯而入,伺候今上漱口净面更衣。

  沉锦彻夜未眠,此时极困倦,听见了响动也懒得去查看,径自翻了个身面朝里睡去了。

  慕容弋回身淡淡瞥一眼,隔着一层朱色薄纱帐,只依稀瞧见缎面绣花枕上铺开了一头如墨的黑发,像极质地上好的绢绸。未几,他收回目光,侧目看一旁的宫女,压着嗓子吩咐说:“皇后昨夜没有休息好,别吵醒她。”

  宁毓面上划过一丝惊诧,躬身埋下头去诺诺应是,接着便见慕容弋的赤舃朝殿门出踱去,一众宫人连忙进步跟上。俄而,那阵脚步声渐行渐远,待宁毓再抬眼时,殿中已经只剩下了她同榻上正好眠的皇后。

  今上在跟前,那种压抑的滋味儿无以言表,仿佛头顶的天都暗上几分。她暗自吁一口气,抬眼看软榻的方向,脑子里想起方才那句嘱咐的话,心头霎时有些纳罕。

  听今上方才那口吻,似乎对皇后很是关怀呐。

  晨间的风吹拂过袍角,发出猎猎的声响,尚有几分轻寒料峭。天边将将开亮口,雾气有些重,陈公公在前方猫着腰,手提宫灯引路,今上则在后头缓步而行。登御辇,入建章殿,退朝时分天已豁然大亮。

  回到太宸宫辰时刚过,他隐隐觉得额角抽疼,仰靠在御座上捏眉心,微合着双眼,面上神色不佳。陈高脚下的步子匆匆,入殿来朝他揖下去,口里道:“君上,驸马求见。”

  今上略皱眉,眸子徐徐睁开道声传。陈高应个是退下去,少顷,一位着朝服的臣工便提着衣摆入了殿,面目清俊,挺拔如玉。

  姚乾之理了衣衫朝他揖手,垂首恭谨道:“臣参见君上。”

  他嗯一声,神态有些疲惫,淡淡道:“查清楚了么?”

  姚乾之应是,将将要开口又仿佛有些犹豫,迟疑了半晌,这才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一般,回禀道:“君上料事如神,臣奉君上之命监视长公主,近日果真有异象。臣在公主房中发现了许多信件,均是同大周的书信往来。”他说着微微一顿,又接着说:“公主为人谨慎,信中多用暗语传意,臣暂时还未查知书信的确切内容。”

  今上听后,陷入一阵长长的沉默,只觉得头痛欲裂,按压眉心的力道又狠又重。姚乾之抬眼觑他,然龙颜之上无喜无怒,他的身子躬得愈发低,又沉声道:“君上此前怀疑公主勾结大周,有叛国之嫌。可臣以为,信中内容还不甚明了,且周国同大胤向来井水不犯河水,目下证据不足,暂时不能下此论断。”

  “驸马说周同大胤井水不犯河水,可你心中想必也清楚,如今周胤两*力不相上下,相安无事,也不过是在各自等待时机罢了。大胤的长公主,不过一介女流,同大周的皇室有书信往来。”他勾起唇,眸子漠然地望着身前的驸马,“驸马告诉朕,若长公主不是做贼心虚,又为何以暗语传信。”

  姚乾之没有搭腔,只是将头埋得更深,偌大的殿堂之上鸦雀无声,大气不闻。

  他长叹一声,放下摁压眉心的右手,食指缓缓地叩在桌案上,发出阵阵规律的闷响,怅然道:“冬日方尽,邺椋一带的雪灾还没过去,新政也还未完全推行,前朝朕得费心思同守旧派的臣工周旋,后宫朕还须处处提防朕的亲长姊。”

  今上这番话说出来,教人捉摸不透他的想法。驸马有些困惑,开口试探道:“那君上的意思,是要给长公主定罪?”

  他微微摇头,淡漠道:“并不急于一时,留着她还有用处。朕的眼皮子底下,她慕容璐还翻不了天,且不动声色吧,更何况她是朕的亲长姊,血浓于水,真要对她下手,朕也狠不下心。”

  姚乾之听完只觉得毛骨悚然,背上的锦缎几乎要被汗水湿透,他深垂着头,又听见头顶上方传来皇帝的声音,曼声说:“驸马是个心地仁慈的人,同长姊毕竟夫妻多年,你若觉得于心不忍,朕也不会再勉强驸马。”

  他这话半真半假,驸马闻言面色大变。今上生性阴狠且多疑,即便最亲近的心腹也不能教他放下戒心。姚乾之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