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E品中文->上嫁->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原以为午后也会阳光明媚,却并不是。穹窿上头乌云密布,排山倒海一般涌向大胤宫的上方,之后便开始落雨。世人眼中,春令是温柔的季节,就算是雨也该是温润细腻的,然而这场雨来势汹汹,疯了一般从天上倾倒,俨有瓢泼之势。

  皇后握着笛子愣愣地立在窗棂前,推开了窗屉子朝外看,眼神之中比寻常多了些什么。她的指尖摩挲玉笛,眼中忽地噙上泪。

  错不了,那曲子只有她和司业会吹,一定是司业,一定是他!他来大胤了,也许同她离得不远,就在那朱红的高墙外。她说不上此刻的感受,像是暗无天日之中觑见了一缕星光,虽然飘渺不可及,却足以慰藉这些日子以来的愁云惨淡。

  寿儿看着她一会儿哭一会儿笑,不禁皱了眉头,以一副奇怪的眼神打量她:“娘娘,您有些不对劲哪,怎么了?”

  她转过身看过去,微微摇了头,“没什么。这四面红墙之中或之外,还有一个人是我的知音,即便不知那人是谁,我心中也感到愉悦。”

  寿儿似懂非懂地颔首,听见她说愉悦,自己也不免感到高兴,因道:“娘娘您愉悦就好。如今在大胤,一切都和过去不同,其实奴婢知道您心中不好受。咱们从小就在一起长大,您不开心,奴婢也觉得难过。”

  她听后觉得动容,伸手拉过寿儿的手紧紧握住,含泪笑道,“梁宫里有那么多的主子,可见你这丫头运气不好,偏偏就遇上我。若是在大梁,等到了年龄,你还可以出宫同家人团聚,嫁人生子,可如今……”说着眼神黯淡下去,“一切都不能够了,是我连累了你,也连累了宁毓。”

  寿儿却满脸的笑容,一副毫不在乎的模样,“娘娘您千万别这么想,跟着您是奴婢的福气。奴婢六岁就被送进宫,分别了这么十来年,家里还有哪些人在奴婢都不知道呢。说句大不敬的话,在奴婢心里,您就和姐姐似的,只要能一辈子陪着娘娘,奴婢也就知足了。”

  她这么一说,沉锦只觉得浑身上下涌起阵暖意,顺着流淌进心坎儿里。她唇角勾起个笑容来,促狭打趣寿儿,道:“想一辈子陪着我,那可就不能嫁人了,你想好了?”

  寿儿见她领子有些乱,连忙伸手替她理了理捋平顺,口里随口道:“嫁人有什么好,过去在梁宫的时候奴婢还挺盼着,后来见了您出嫁,奴婢可算是学乖了。”

  沉锦眼中的光芒忽地暗了下去,脸色也不大好看,寿儿瞥见了,立时反应过来自己说错了话,连忙哭丧着脸告饶:“奴婢嘴上没把门儿,又失言了,娘娘恕罪……”

  皇后只是叹息着摆手,这丫头跟在她身边这么多年,什么脾性是她没摸透的。毕竟年幼天真,不及宁毓心思缜密,偶尔口没遮拦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两人说着话,忽闻外头有人喊寿儿,是宁毓的声音,寿儿急急忙忙地应了,边朝殿外跑边道:“娘娘,姑姑叫呢,奴婢先去了啊。”说完朝几个侍立的宫女看了一眼,“好好伺候娘娘。”接着方一溜烟儿往偏殿里去了。

  那丫头一蹦一跃地去了,沉锦望着她的背影觉得滑稽,不禁掩口笑了起来。再去看窗外,雨势似乎小了一些,却仍旧是珠串连绵。她略思索,又举起玉笛吹起来,然而这回远处再没有人相和了。

  她独自吹奏了良久,直到腮帮子泛酸才停歇下来。心中涌起小小的失望,然而转念又觉得没什么,知道司业在大胤,在距离她不甚遥远的地方,这已经是天大的好消息了。她是个容易满足的人,不会奢求也不会妄想,有一份支撑她走下去的动力,就够了。

  她凭窗而立,愣愣地望着天边的雨水出神,双手紧握着玉笛,像捧着一件稀世罕见的珍宝。

  ********

  雨停在酉时须,虽然浓重的乌云徐徐散去,也仍旧见不了阳光了。苍穹暗下来,唯一可见的只有那一片片苍茫的暮色。

  宫女内官们进殿摆膳,沉锦将将坐下便听见外头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一个深色衣袍的内官猫着腰进殿来,沉锦抬眼看,认出这是未央宫掌事的福宁海,又听他恭谨道:“娘娘,君上已经到殿外了。”

  皇后迟迟地哦了一声,刚要起身接驾,今上却已经提步进来了。她同殿中的宫人一道福膝给他见礼,他侧目看她一眼请她平身,生疏而客套。

  她心头隐约觉得他还在生气,应个谢直起身,复抬起眸子看今上,他面上却并没有多的表情,那目光清正澄定,看不出悲喜,亦看不出喜怒,垂眸看了眼桌上的饭菜坐下来,瞥见她还站着,因淡淡道:“坐吧。”

  这句话在她听来总有些不对劲,颇有几分反客为主的架势。她心头蹙眉,面上却一丝不露,低眉顺目地应声谢,这才敛衽在他身旁坐下来。

  皇帝用膳有独特的派头,须专人布菜专人试菜。眼瞧着两个主子落了座,陈高连忙上前几步,拾起桌上的箸筷就要替今上布菜,然而今上却伸手拂了拂,他心头不解,却也不敢发问,握着筷子有些进退不得。

  今上也不言声,只是侧目看了眼皇后。沉锦先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