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E品中文->农女为商:驯夫有方好种田->第1671章 番外之儿女们(7)

第1671章 番外之儿女们(7)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1671章番外之儿女们(7)

  “三年才一次,他这一错过又得过三年,吴母病好气得不轻,将这气撒在了儿媳妇的身上,再加上街坊们的传言,吴母也怀疑儿媳妇对她动手脚,想要劝着儿子休妻。”

  “忽一日,吴母再次病倒,这一次没能抢救过来,去了,临走前拉着儿子的手非要让儿子当着她的面休了儿媳妇,不然她死不瞑目,向来孝顺的吴自力只好答应了。”

  “办完丧事,正待吴自力要休妻时,却发现妻子勤学苦练他的字帖,写得一手好字与他的极像,他曾经翻过的书,妻子也全部读完,于是心软。”

  “可是母亲之命不可违背,吴自力还是要与项氏和离,项氏当时失魂落魄的去河边寻死,被人抢救过来,街坊们都在劝着吴自力,可是吴自力愧对母亲,认为若不能实现诺言,母亲必不瞑目。”

  “就这么僵持下来,没过几日,吴自力居然病倒了,说是思虑成疾,但是没两日却是死了,忤作查看过,未中毒,是积食成疾而亡,于是项氏成了寡妇。”

  邬三木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可是时菡听了却反而心疼的说道:“想不到项氏竟受了这么多的委屈,莫非娘和大哥怀疑忤作的话不是真的?”

  邬三木看着一脸痴情的弟弟,说道:“积食成疾,也可理解为食物中毒,食物与食物之间是可以相克的,问问舅母不就知道了。”

  时菡一听,却是反驳道:“她一个小女子,哪懂得这么多,那可是她的婆母和夫君,不管再怎么样,也不可能落下杀手,而且她那般柔弱。”

  邬三木不知道要怎么相劝,苏宛平接了话,“所以你还不知道自己错在哪儿对吗?”

  她盯着儿子,眼角的皱纹更深了,现在几个孩子的婚事没着落,她本就操心,没想二儿子一动心却是这样毒辣的女人。

  时菡看向母亲,为项氏开解,“娘,这中间许是有误会。”

  苏宛平捏了捏眉心,说道:“禁营查出来了,这就是食物中毒,街坊为何会起流言,不会空穴来风,她先是杀了自己的婆母,而后又杀了自己的丈夫,如今名利双收,还借着王大儒的势,成为高清玉洁的寡妇,我不知道这位王柳知不知道实情,毕竟他的弟子可是吴自力。”

  “还有,她的出身来历不明,她是九岁的时候去的祁阳,九岁前她在哪儿根本没有线索,连禁营都查不到,此人的来历就更可怕了。”

  “她到祁阳时,身边没有父母,只有一位养大她的嬷嬷,说是大户家出身,可是祁阳没有项氏,府城也不曾有项氏一族,凤国出名的项氏世族在几处皆有族谱,里头便没有一位叫项楚媛的女子。”

  时菡看着母亲已经将项氏查得如此清楚,心头不舒服,难怪要几日后去提亲,原来不过是事先稳住他罢了,他便知道的,母亲喜欢插手他的婚事,现在果不其然,又来阻止他。

  时菡苦笑一声,看着苏宛平说道:“母亲倒是查得清楚,可是母亲可曾想过我的感受,这么多年我为何不想成婚,六岁那年的事,我还记得清楚,当年母亲那严厉的语气,阴沉的表情,我一直都记得,我就知道,我的婚事一定是难得母亲满意的,你若不满意,谁也无法动摇。”

  “父亲从来不会听我的意见,我们家全是母亲做主,就算是大伯出面,他也一定是护着母亲,都说大伯与母亲之间有什么,外头不也这么传,都说传言不是空穴来风,那么我且问母亲,你跟大伯是什么关系?”

  只听到“啪”的一声,邬三木一巴掌甩在弟弟的脸上,堂前坐着的苏宛平却是身子往后一靠,用手帕捂着嘴角,吐出了血。

  她看到洁白的手帕中那一团血,她赶紧将手帕攥紧在手中,朝外头的小令喊道:“小令,扶我去内室休息。”

  小令匆匆进来,扶着苏宛平起身,她没有看儿子一眼,却是转身回了内室。

  堂前时菡不敢置信的看向邬三木,“大哥,你竟然打我?”

  邬三木气得不轻,责备道:“你刚才说了什么,你是非要气死母亲的,没看到母亲这两年老了许多,你能不能省点心,外头这些传言你用来伤害母亲,母亲阻止你的婚事,我认为母亲做的对,项氏有没有下毒,查一查不就知道了,你为何非要逞一时口舌。”

  “若是母亲无理取闹,大哥绝对帮你劝,但是母亲从来不是无理取闹的人,她比一般女子都要心地宽广,时菡,我对你很失望,你陪在母亲的身边时间最少,可母亲对你的爱最多,从小到大,母亲宠着你,便是底下的弟弟们都不及你,但是现在弟弟们却时常相伴母亲身边,你呢?”

  邬三木一脸失望的看着弟弟,见他仍旧一脸的倔气,气得一甩袖子,转身走了。

  时菡心头其实很后悔,他刚才就是一口气冲上来了,就忍不住自己的嘴,他心里并不是这样想的,只是他当时没能忍住。

  时菡正要离开,就见主座边上落下的一块带血的帕子,他惊了一跳,赶紧上前捡了起来,才想起刚才母亲用这手帕捂过嘴,莫非他将母亲气吐血了。

  时菡脸色大变,转身就出门入宫请御医去。

  时菡入宫请太医去王府给母亲治病,自然会惊动皇上时郁,还有陪在时郁身边一同处理政务的时乐,两人得到消息,都坐不住了,时乐想要出宫,没想看到大伯也起了身,于是跟在了他的身后。

  苏宛平躺在床上,小令服侍在一旁却在抹泪,劝道:“夫人,咱们回岭南去吧,王爷一个人必定想念您,您也能尽心的养病,这几个月你已经吐了三回血了,舅夫人都劝过您的,莫再动怒。”

  苏宛平却是闭着眼睛不说话,心里好气,二儿子是她生的第一个孩子,从小到大的确宠了他一些,对他的期望也挺高的,本以为他才是几个孩子里面最懂事,没想竟说出这样的话来。

  小令先去熬药,苏宛平独自躺在床上,心中郁郁。

  此时外头的掌事公公在门帘处传话,二公子请了宫里的太医入府,惊动了皇上和太子,现在都来了,二公子却是跪在堂外请罪,不愿意起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